·  新闻资讯 分类

永兴集团-广东荔枝贱卖,如何破局?

发布时间 : 2021-08-21 03:33    点击量:
2021年,作为全球最大的荔枝主产区,广东荔枝产业,交出了一份销售遍及全国,销售全球的产销答卷。行销人员感叹:“今年的荔枝,广东人卖的水准在中国。”这样一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,究竟是怎么做的?目前,也是广东龙眼大量上市的季节,同样迎来丰收大年的龙眼,是否还能延续销售的传奇故事?
世界各地的买家齐聚高州,免费入住三天酒店。
龙眼在高州已有两千多年的栽培历史。在32万亩龙眼相继成熟的高州,这座小县将收获20万吨果子,占广东龙眼产量的五分之一。
看到果实成熟,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采购商闻风而动,汇聚高州。合资格的买家,可免费入住三天酒店。
与以往的农产品销售方式不同,今年高州市政府在一家当地酒店设立了采购服务中心,由当地农业部门的工作人员来接待。来这里购买龙眼的经销商,不但可以得到免费的食宿,购买所需的各路信息,政府部门也是有求必应,有问必答。
这个由当地农业部门专门制作的采购指导书,更是在买家与优质水果来源之间建立了一座桥梁。
农业厅的服务,吸引了四面八方的买家。与本地果园农二代一样,通过政府的展销会,认识做水果外贸的中间商,不仅首次将龙眼出口到新加坡和欧美市场,而且在这之前,还将自家产的荔枝卖往海外。
让世界人民吃荔枝和龙眼,高州人的底气来自广东农业部门从2019年开始推行的一个名为“12221”的农产品市场体系。
协助买家寻找最佳货源,做采购销售的最佳侍者,来年的种苗品种及规模,三个角色,一个角色,
2020年,广东荔枝产量达到147万吨,创历史新高,但是在全球市场上销售很好,价格也很稳定。
实用主义、创新的广东理念,让广东荔枝彻底打破了“丰收年低贱”的怪圈。
其实,三年前的2018年,高州荔枝的产量与今年基本持平,但今年的产量却只有今年的六成以上。
果贱伤农,种植户刘子雄最终放弃了他三十多年心血的荔枝林。
农夫受苦,农夫们,心里也不舒服。在传统的政府职能分工下,农业部门只管耕作,眼睁睁地看着滞销,但分工的限制,大家也只能有心无力。
2018年,市场遇冷的不只是高州的荔枝。西南角200多公里,位于广东湛江的徐闻县,是中国最大的菠萝生产基地,每十个菠萝中,就有三个来自中国。一直到菠萝销售结束,果农们仍在等待买主的到来。
菠萝、脚套、手套、头巾、草帽,是果农下地劳动的必备品。徐闻菠萝产业涉足五万户,十四万六千人。经过近100年的种植历史,几代果农已习惯于在高温和叶刺期劳作。
但是凤梨生长的周期是一年半,辛辛苦苦的付出,能否劳有所获,答案却要等待18个月。
“2018年滞销”伤到了许月琴的心,她忍痛退租了这20多亩原本种了多年的菠萝地。作为中国菠萝第一镇,许月琴所在的河曲地区,果农卖完果子后,都习惯把钱存入镇上的邮政储蓄银行,2018年这里的全年存款比前一年减少了12.3%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织梦帮 版权所有 备案号: 琼ICP备xxxxxxxx号